来自 资讯 2018-01-27 15:29 的文章

已经有了那么多我们身不由己要成为替代品的事

在我以为我们还处于冷战期的时候,他很快就找到了新欢。
 
我在微博里看见他和那个女孩儿的合照。照片里的他笑容好看极了,而那个跟我有几分神似的姑娘,调皮地在他额前比了个剪刀手。
 
我的心脏在那一刻停拍。
 
“万一以后真的娶不到你,那我就找个像你的人凑合过一辈子咯。”
 
他真的履行了从前那句玩笑话。
 
“新女朋友很不错啊。”我故作轻松地发微信给他。
 
“谢谢。”他回复给我一个微笑的表情。
 
我知道他是故意在气我,四年的感情说放就放,怎么可能?我猜想只要我放下姿态去恳求他,他会立即回到我身边。
 
 
 
所以我一直在等他们分手,没想到最后等来的,却是婚讯。
 
一切都快得像一场梦。
 
一直到婚礼那天我踏足金碧辉煌的酒店,偌大的空间里摆满了他们的婚纱照,我才恍然从梦中醒来。
 
我佩服自己赴宴的勇气,或许是之前的我还带着几分前任的迷之优越感。我甚至自信只要我上台牵住他的手,他一定会跟着我一起逃婚。
 
毕竟,这场婚礼的女主人不过是我的替身。
 
一直到海报上那几个英文字母像针一样扎进我的眼睛。Welcome to Jason&Birdie’s wedding。
 
洋屁,讨个海龟老婆都忘了自己叫什么了。我在心里讥笑,带着几许不可置否的悲哀意味,心里的底气莫名降了一半。
 
 
 
新郎笑容满面,四处招呼着亲朋好友,我低头装作心不在焉地刷着微博。
 
“Birdie今天好漂亮啊。”坐在我旁边的女方亲友交头接耳地夸赞起新娘子。底气又往下跌了百分之二十,我终于认识到今天的赴宴是个巨大的错误。
 
“猪宝,我好爱你啊。”我刷到以前微博底下他的留言,眼泪再也控制不住。
 
台上的司仪已经在主持婚礼,我却连抬头看一眼的勇气也没有。我明白,我和他已经无法挽回了。
 
是我幼稚的自尊心一步步将他推向那个女人。重要的并不是她是我的替身,而是她是他最后选择的那个人。
 
 
 
礼毕之后,司仪问他:“那么新郎你现在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呢?”
 
台上台下热闹非凡,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眼泪横流的我。
 
“猪宝,我好爱你啊!”他冲着司仪递来的话筒大喊了一声。
 
我惊讶地抬起头,新娘掩面,笑靥如花。
 
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,我身旁那两位鼓得尤为起劲。
 
“新郎官真的很深情啊,喜欢宝儿都十几年啦。”
 
“是啊,要不是宝儿出国,他们高中就该在一起了。”
 
我颤抖着打开手机里那份不曾细看的喜帖,最后一页赫然写着新娘的中文名字:诸宝儿。
 
“新娘子什么时候回国的?”我努力控制着颤抖的声线,问身旁的人。
 
“一年多以前吧,宝儿一回来就被新郎官追走啦。听说他为了宝儿,和谈了四年的女朋友都分了手呢。”
 
身旁的女人细细端详了我一会儿:“哎?不是我说啊,你跟新娘子长得还挺像的……”
 
 
 
原来,当替身的不是她,而是我。
 
他不是想找个像我的人凑合一辈子,而是一直在找个像她一样的人凑合一辈子。
 
因为不是她,剩下的选择就都成了凑合。
 
而我,就是那个凑合。
 
 
 
 
有一句歌词是“后来我爱的人都像你”。很多人都喜欢这句歌词,每每唱起,都觉得自己深情不已。
 
可是我不喜欢这句歌词。
 
毕竟这个世界上,已经有了那么多我们身不由己要成为替代品的事情。
 
如果在爱里还要成为另一个人的影子,那也太悲哀了。
 
是不是看到我哭你哄我,是因为我哭起来像她?
 
是不是看到我笑你开心,是因为我笑起来像她?
 
是不是你现在说要娶我,是因为你曾经想娶她?
 
如果你对我所有的爱,都是因为没来得及给她。那这样的爱,我不要了。
 
我宁愿独自难受,也不要你复制粘贴的温柔。
 
我宁愿不要你的爱,也不要你继承你对她的爱。
 
我们真正想要的爱情,应该是——
 
“你爱我,不是因为我是我,而是因为,我只是我”。
 
 
 

  • 上一篇:许知远和朋友相约而往。那时24岁的许知远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